當前位置:首頁>新聞動態>綜合消息>

曹嘉明:城市風貌管理應發揮社會組織的作用

發布日期:2020-07-21 09:19 | 來源:未知 | 作者:學會編輯 | 點擊:
分享到:

曹嘉明 CAO Jiaming

上海市建筑學會理事長,中國建筑學會副理事長

住建部于2020年4月27日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城市與建筑風貌管控的通知》(下文簡稱《通知》),得到社會關注和行業呼應。規劃界著名學者伍江、李曉江、楊保軍首先發聲支持,隨后建筑界三位院士——何鏡堂、程泰寧、莊惟敏從“地域性、文化性、時代性”及建立“總建筑師制”等方面提出見解,積極響應《通知》要求。

 

城市與建筑風貌的問題長期以來一直是學界討論的主題,特別是在近三十年快速城市化的進程中出現的“千城一面”“奇奇怪怪的建筑”“歷史街區和建筑保護”等問題已成為管理城市與建筑風貌的重要方面。網絡上連續的年度“中國十大丑陋建筑評選”更是引起了全社會對建筑文化現象的關注。

 

風貌即風采容貌。風采多指精神層面,而容貌多指實體表相。建筑風貌簡言之是人文地域特征在建筑上的表現,合起來的城市與建筑風貌既是精神上表現出來的時代性,同時又反映出這個城市的文化底蘊和自然特征。著名美籍芬蘭裔建筑師埃羅·沙里寧(Eero Saarinen)曾說過:“讓我看看你的城市,我就能說出這個城市居民在文化上的追求”。中國建筑界元老張欽楠先生為此專門出版了《閱讀城市》一書,論述識別城市的文化特征和城市性格。而文學家余秋雨先生曾經說:“建筑不同于其它藝術,如果不喜歡可以不去展覽館觀看,而建筑是每天當我出門時就被強迫接受,我就不得不對它有所評論”。

 

城市和建筑與每個市民有關,無論是否意識得到,人們的工作與生活都是在城市與建筑的多維空間中發生的,城市是市民的家園。由此,城市的規劃和建設不僅僅是投資開發商、建筑師或者政府主管者的事務,還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實現具有地域特色、文化和時代追求的個性化、辨識性明顯的城市與建筑風貌。為此,筆者提出了以下幾項建議。

1. 提升全民美育教育水準

美育教育的普及是社會和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的標志和需求,就如同各個城市在城市基礎設施(包括滿足住房和教育、交通等必要的公共設施)完成之后,各類文化設施(如劇院、博物館、美術館)的建設就成為必須。

 

良好的城市和建筑形成的空間乃是“熏陶和培育人美育教育的最好的容器”。貝聿銘年輕時上學途經南京路上的“國際飯店”為此而感動,從而走上了建筑師之路,成為橫跨中西文化的偉大的建筑師。如缺失美育的認識,城市將失去藝術的“靈魂”。如果握有項目決策權的投資發展商、主管官員任憑自己的喜好做出決定,很可能會造成建筑的遺憾、城市的污點。當然,這與機制也有很大的關系。我們提倡:

(1)市民大眾應該關注城市與建筑的建設,因為這關系到我們的家園和環境;

(2)提升全民的美育教育,從建筑中可以讀到它的文化積淀和地域特色,并從中體會到時代精神,享受到美與藝術的歡悅。

2. 充分發揮專業人士及社會第三方的作用

本次《通知》提出了建立城市總建筑師的舉措,充分體現了“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的原則精神。近年來所提倡的“建筑師負責制”就是按照國際慣例,由建筑師來主持工程建設全過程,明確職責,確保設計完成度和工程質量,兼顧好項目和社會利益,體現了尊重知識、尊重專業的觀念。

 

城市總建筑師制是一個寬泛的概念,因為其管理的區域有很大差異。在有限的區域中可以是具體的人,但對于數百萬人的大型城市來說,更適合由一個專業組織(例如專家委員會)對城市總體風貌和建筑形象來評議把握。任何個體都有知識的局限,同時受到社會環境的影響,很難全面地把控,且不利于城市風貌的多樣化繁榮。

 

同時我們應充分發揮各級專業社會組織積極參與到城鄉建設中來,并發揮出專業的第三方咨詢和評價。上海市建筑學會近年在城市更新的背景下,及時對社會反映的問題及“輿情”展開專業研討和引導,成功地在一些項目中達成專家與開發商的共識,保護了優秀歷史建筑。在20余次咨詢和評價項目中,確保了項目的穩步推進,并選擇了最佳的技術路線和實施方案。實踐證明,專業組織通過其專業資源可以更好地服務于城鄉建設,給決策機構和主管部門提供咨詢意見。

3. 建立健康公正的方案選擇機制

在市場經濟的背景下,通過競爭機制優選好的方案無可厚非,但是在發展的過程中,我們也看到有個別項目設置障礙阻止本土建筑師的參與。由于崇洋媚外的觀念作祟,一些甚至沒有設計過超高層建筑、沒有設計過大型公共建筑的境外機構拿到相應項目的方案設計權,造成了后期設計與實施的被動。

 

在買方市場的背景下,部分建設單位對于項目缺乏足夠認識,在過程中不斷反復,致使許多設計機構的方案一改再改,更有甚者不顧社會利益、違背規劃指標——這樣既浪費了社會資源,又消耗了設計本應有的創作能力和職責。

 

以上現象都說明必須建立起健康公正的方案選擇機制,充分發揮具有公信力的專業人士和組織作為第三方介入。國際上,許多重大項目的遴選都是由專家組成的評審委員會進行評判和選擇;仡櫳虾5貐^,例如上海中心大廈、2010年世博會中國館等重大項目都是由中國建筑學會組織國內外一流專家來進行評選決策的。

 

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關于建筑風貌的討論從未停止。1959年5月18日至6月4日,建工部和中國建筑學會在上海聯合召開了“住宅建筑標準及建筑藝術問題座談會”,梁思成、劉敦楨、哈雄文、趙深、陳植、吳良鏞、汪坦等都在會上表達意見,并撰寫文章。在特定的歷史背景下,我國確立了“適用、經濟、在可能條件下注意美觀”的建筑方針。近年來,中國在世界歷史上規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鎮化進程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2013年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明確提出了“讓居民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2015年中央城市工作會議又提出:“要加強對城市的空間主題性、平面協調性、風貌整體性、文脈延續性等方面的規劃和管控,留住城市特有的地域環境、文化特色、建筑風格等基因”等一系列要求。盡管取得了許多成就,不斷地反思總結才是確保我國城鄉建設健康發展的法寶,開展建筑評論和加強城市建筑風貌的管控也是有效的舉措。

 

維特魯威(Vitruvius)提出建筑三原則——實用、堅固、美觀,而今天中國的社會經濟已經發展到一定階段,人民生活基本要求得以滿足,小康社會基本實現,人民大眾對于美好生活有了更高的要求。中央城市工作會議后,國家發文確立了“適用、經濟、綠色、美觀”的建設方針,從中依然可以看到建筑的功能性、經濟性以及生態綠色的重要性,同時需防止片面追求建筑的外觀形象。曾記得十年前,我們在建設虹橋交通樞紐工程初始,從政府主管到設計人員,都統一在“功能性即標志性”的設計思想指導下,將滿足交通功能放在首要位置。十年過去了,我們欣喜地看到旅客對虹橋工程的認可與肯定。

 

回歸建筑的本源,我們應改變當前部分建筑貪大、媚洋、求怪、缺乏特色和文化傳承的現狀,相信在《通知》貫徹落實之后,我們將迎來一個新的起點:城鄉建設將更理性,地域文化特質將更加顯現,文脈傳承將更健康地延續,人們的美好生活追求將逐步實現。

原文刊載于《建筑實踐》2020年06月刊,

購買請點擊閱讀原文或掃文末二維碼

本文圖片來源于網絡

 

來源:建筑實踐    

湖北11选5遗漏数据